首页

郑州女老板卖毛绒玩具开废两辆面包车转战线上

  金林市场,就坐落在店铺最多的福寿街上。2008年秋天的一个上午,河南电视台的一名记者,在这里寻找新闻素材。一些商户正慵懒地半躺半坐,打着瞌睡。

  这时,他听到一阵吵闹声。循声望去,一家店铺前,有群人正排队,站在最前面的那人,拿出一沓钞票拍在桌子上。嚷着:“给我拿3000块钱的货,剩下2000块钱先存你这儿,等我下次要货的时候,先给我预留着。”走近,只见店主是一位年轻的女老板,大概二三十岁。她说:“这2000块您拿走,提货的时候您再付款,我怕预留不住。”记者瞅了半天才明白:原来是这家店铺刚到了一批毛绒玩具,太抢手,在争货呢。

  这位年轻的女老板,叫郑淑。那年前后,大概是她的毛绒玩具实体店销售业绩最好的几年。至今回想起来,她还会说:“当时觉得做一名个体户,也挺过瘾的。”

  可是,当时光回转到18年前,郑淑可没曾这么想。她在2000年被姑姑拉入毛绒玩具这个行业,成了个体户。

  在那之前,她曾经是亚细亚五彩购物广场的一个部门经理。她说她想过当老师,当白领,怎么也没想过当个体户。

  “有一次去送货,货塞得太满,跑着跑着车门挤掉了。”“还有一次,面包车钻到了前头大车车尾下头,把面包车的前挡风玻璃都碰碎了,我拿毛巾随便扫了扫碎玻璃,只管继续开,急着送货嘛!当时我记得,有个交警看着我都傻了,哈哈,本来在指挥交通,愣那了”

  听上去,她仿佛在讲述一段欢乐而轻松的往事。正当实体店生意繁花似锦的时候,阿里巴巴的人找到了她,向他推荐淘宝

  那时候郑淑不知道,2006年,淘宝网已经成为亚洲最大购物网站,同年,中国网民突破1亿。每天,有900万都市白领,下班后已不再去商厦逛街,而是习惯“逛网”了。

  “开淘宝店,你只要点击发送,点几遍,你的排名就跑首页了。那时候卖家少,规则也很简单。”

  对淘宝卖家的规则,我不懂。但,听她讲得喜笑颜开,想必一定是发现了其中的乐趣。

  她说,在毛绒玩具的卖家里,她是第一个拍外景的。“当时卖家在网上发的那些图,乌漆麻黑不好看。有的把玩具挂在门上,有的放在沙发上,歪歪扭扭,就那样拍照了。我就想,假如我把照片拍得好看些,会不会比别人卖得好?”

  2008年,经济危机到来,让郑淑看到了机会因为出口量下降了。

  郑淑以为,这个时候,她能说服当地的厂家创立自己的品牌,内销,“别老想着挣人家外国人5毛钱的加工费。”但,跑了很多厂家,“一个女人,把羽绒服的袖口都磨明了”,半个月过去,也没人愿意听她游说。一个厂长不想听她再啰嗦,往椅背上斜着一靠,把手里一把宝马车车钥匙,撂在郑淑面前的茶几上,想结束对话。

  她记得,当时找了个人为她做品牌设计,末了,还想让人给她再设计一句品牌宣传语,设计师换了好几个,她都不满意。最后,她自己想了一句:“打造中国人自己的毛绒品牌,让世界与中国接轨。”在外人看来,这像是说胡话。但郑淑知道,国外卖的那些品牌,都是中国制造。

  设计师看了看她,说:“挺好,去干吧。”郑淑明白,这句话别有含义啊。她说,一开始,为了打开市场,坚持用成本价销售了三年。这期间,2010年到2012年这三年,她专心于后台事务:设计流程,开发软件很少去店里。

  到2014年,她的线上销售对她自己的线下实体店产生了压力,矛盾很大。这一年,她关掉了全部5家直营店,也停掉了向几十个加盟连锁店供货,全力转至线上。最好的时候,在淘宝所有玩具类目里,她的品牌能排到前20名;也曾有单品全网第一;单店年销千万元。

  尤其是她的“绒言绒语”,在为企业品牌打造卡通化形象:天猫魔盒、京东狗、阿五黄河大鲤鱼代表一家家企业品牌形象的毛绒产品,摆满了公司展示厅。最近,她们又忙着推城市形象吉祥物,大象奔奔、白天鹅

  她还专门成立了一个创客平台公司,帮扶大学生及初始创业者“零元创业”。“我们给你做美工,给你数据包,也不需要你进货,不需要你发货,只需要你做好社群的线下体验,线上销售。”

  最近两年,她发现顾客开始分流,消费的社群化特征越来越明显,“拿我自己买衣服来说,已经有三年,我既没有到网上逛过,也没有到实体店逛过,买什么衣服,去哪儿买,都是圈子里的朋友推荐的。”